古桥传奇被西方污蔑如何才能得到清白?克罗地亚老将以死明志!

欧洲,森林郁郁葱葱的巴尔干半岛上。波黑地区的莫斯塔尔市,这里有一座古桥。15世纪,这里属于奥斯曼土耳其的行政管辖境内,内雷特瓦河从市区里缓缓流过。这段地区交通不便,不利于奥斯曼君主苏莱曼一世统治。那个时代河两岸地区就靠一座老旧的木桥联系往来。这位君主下令重新建造一座石桥,他希望通过这座石桥将军队快速送往通向欧洲地区的维也纳。公元1566年,这座莫斯塔尔古桥建成。由于当时人类生产力有限,桥的建筑技术也不是很发达。来自土耳其的桥梁建筑师担惊受怕,因为君主下了死命令:如果桥梁验收时不合格,当天就是建筑师的死期!万幸的是,桥梁完美无缺(此前建筑师已经安排好了自己的葬礼)。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这座古桥在几百年里没有用过奥斯曼帝国军事用途。它成了这座古城的精神文化象征:桥和附近的桥头古堡、民居带有强烈的民族风格。既有东正教、基督教和教文化风情;亦有来自西欧和希腊、中东地域的风格建筑。奥斯曼帝国早已崩溃,它在此地留下数万穆族人口作为遗产。古桥成为了这座城镇的文化宝物。

(上图为古桥战前照片,下图为2004年当地政府将其修葺一新后的莫斯塔尔古桥。桥和桥头堡以及附近的民居建筑物都带有各自不同的强烈民族风格,有土耳其也有东正教还有西欧的风情。这座桥已经成为文化瑰宝。南斯拉夫地区的河谷山区一直有传奇故事,1943年德军打算通过这一带的大桥截击铁托的游击队。南共的军队将附近一座大桥炸断,完成了拦截德军任务。这就是电影《桥》的故事原型。照片中的古桥贸易市场其实就是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拍摄地点。桥的传奇还在继续)

不论是建筑师还是古人,都没有想到一场大劫将至。它就像是欧洲艺术大师的静物油画一样静悄悄地躺在那里展示着自己少女一般的绝世容颜。

这座桥在二战后已经成了旅游胜地。来自全世界的旅客大把涌入该地区成为南斯拉夫旅游经济的赚钱法门。桥的附近有一个农贸市场,它就是《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的拍摄情景,桥本身在二战中也具有南斯拉夫地区的传奇故事。

(桥附近留下的战争遗迹,这不是纪念博物馆。而是当地政府财政困难无法修复)

然而南斯拉夫的内战毁坏了这一切,波黑地区当时正在风起云涌。三个民族自发组织起了民兵军队,他们在街头对垒;互相射击,街头上每一个拐角处都有士兵在打冷枪。这里美丽的风景不再,只有人间地狱。莫斯塔尔古桥在市区联结着两岸,桥的东面是穆族聚集区;西面是克罗地亚族;塞族人在城市郊区进行炮轰,三方打的十分艰难。然而随着境外政治大国的压力逼迫,塞族和南斯拉夫正规军逐渐撤出;城市战变成穆族和克族互相争夺地盘。

在沿河一带两岸,双方阵营互相部署阵地。克罗地亚族有来自邻国克罗地亚共和国的援助,他们有正规军训练的军人加入民兵组织,甚至还带来了野战炮等重武器。1993年11月8日,附近的克罗地亚兵营里,有人正在忙碌。一份指令发出给炮兵营,任务是摧毁那座莫斯塔尔古桥。因为桥的西面,不论是百姓出来取水补充食物或者是克族民兵在战斗巡逻时总是会遭遇桥对岸方向射来的狙击手子弹。轻步兵部队偶尔也会遭遇对岸的迫击炮之类的炮击(穆族一直缺乏重武器,但并不代表他们没有。武器的来源如果深究下去会让一些西方国家尴尬)。克族军队指挥官甚至担忧穆族会获得补给然后通过古桥入侵到自己的阵地。这些牢骚天天被上报汇总给克族军事指挥机构,终于有人觉得要做出应对行动。事后没人说的清楚这个指令是谁下的,有说来自克罗地亚国防委员会官员,但后来又找不到那份书面命令。

(1993年,古桥在波黑内战中被摧毁。后来国际法庭承认,不明确何人用何种方式摧毁了古桥。当时有许多西方雇佣兵在本地活动,他们最喜欢搞暗中破坏活动。古桥也许不是被炮火击中,而是被歹徒用爆炸物炸毁,这样可以加剧对立的民族矛盾)

摧毁古迹,这在当地民兵组织看来是一个十分痛苦的选择。因为这座古桥已经成为文化瑰宝,摧毁它意味着穆族和克族都会有巨大的损失。但军令如山,克族炮兵开始汇集火力用重炮瞄准古桥开始轰击,尤其是桥那端的堡垒,它已经成为对方一个很明显的炮兵侦察阵地。似乎有人故意不想炸断桥梁,经过一天的炮击,桥还在。11月9日,经过一阵猛烈的爆炸以后,硝烟散去,那座桥已经千疮百孔。它断了,不再具有交通功能,附近的桥头堡也被炸塌了。

克族阵地附近的一个暗堡里,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缓慢放下手中的望远镜。他身穿迷彩军服,脸上全是饱经风霜的痕迹,一脸的马克思式大胡子让他在任何人群中都很显眼。老人的制服上带着少将军衔标志,他凝视了那座古桥痕迹许久没有说话。旁边一位军士迟疑地问道:“长官……?”老者沉默了一会回答:“开始吧。”军士行了一个潦草的军礼立刻转身出去。15分钟以后,一列平民队伍在少量克族军人护送下进入联合国维和部队控制的安全区,队伍里有塞族、克族和穆族的妇孺,那位军士负责护送队伍。因为对岸的桥头堡已经被炸毁,不会再受到穆族的炮击骚扰,也不会有狙击手的冷枪在高处射来。

第二天,克族军事组织发言人声称出于战略考虑,不得不摧毁古桥。1996年波黑战争结束。

2001年内雷特瓦河的河滩上又热闹了起来,一些潜水员在残桥附近的水里打捞着石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牵头了一些国际援助机构。他们要重修这座莫斯塔尔古桥,因为它对古城来说意味着一切。为了修旧如旧,古桥的修复尽量使用原来石头,缺少的部分使用附近采石场带来的石料修复。2004年,这座古桥又恢复成古色古香的样子。当地市政府将这个地区变成了一个旅游景区,只是在桥的附近放置了一些战争纪念品提醒人们别忘记那场内战。这座古桥重新死而复生了。

2017年11月19日,荷兰海牙国际法庭。今天有一场审判将举行,它将决定前南斯拉夫地区6名嫌疑战犯的命运前途。该法庭旨在解决前南斯拉夫地区战犯问题,实际上这个法庭就是完全是西方人操纵的。它想抓谁就抓谁,而且总是以战犯的帽子扣上被抓来的囚徒。这个法庭完全是欧美国家政治交易的一部分,法庭只维护符合欧美西方国家利益者。这个法庭的VIP可不少,有米洛舍维奇、卡拉季奇,他们不是莫名其妙地死在监狱里就是终身蹲监狱。至于囚徒是否有罪,不重要;他们的身份也不重要,因为这里既有塞族也有克族。之前西方国家一直支持前南地区的克族政权打击塞族,然而达到目的以后欧美人翻脸了。他们转而指控克族在波黑进行屠杀塞族、穆族,只要谁在前南地区不安分闹分家,西方人就支持谁。

今天法庭被告席上的囚徒就有克族的军事领袖。一位老者身穿朴素的深色西装坐在被告席上,他须发皆白引人侧目相望。他就是当年在莫斯塔尔古城暗堡中那位克族军官斯洛博丹.普拉利亚克少将。

(2017年克罗地亚的普拉利亚克少将被西方指控、带领士兵性侵女性、抢劫、屠杀、非法监禁、摧毁古桥文物等等罪名。少将全部予以否认,虽然他只要认罪就可以坐几年牢狱就出来。但少将认为自己根本无罪,一旦认罪就无法洗刷自己的名誉。性格刚烈的他一口饮下毒药自尽而亡,表示自己绝不屈服接受侮辱。他的毒药从何而来?这也是一个谜团)

法庭指控少将一列长长的罪名清单:包含;屠杀平民(西方常用污名化借口);摧毁莫斯塔尔古桥(因为它是古迹,是文化遗产)。法庭判决普拉利亚克少将20年监禁,因为他2004年就被捕入狱,估计服刑期不长就可以释放出狱。但少将不服判决,认为这是法庭对自己的污蔑,他提出了上诉。结果可想而知,欧美人主导的法庭如果不找个替罪羊是说不过去的,法庭驳回了少将的上诉。接下来少将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当庭举起一个小瓶毒液一饮而尽。普拉利亚克满脸怒容吼叫:“我无罪!”法官当时目瞪口呆,随后宣布暂停事务,将军被送到医院,不久抢救无效死亡。

(内战中身穿军服的普拉利亚克享年72岁。他有另外一个令人惊讶的身份:学者、电视剧导演、文艺家。他的父亲是铁托亲密战友。克罗地亚独立以后他以克族军事领导人身份进入波黑境内援助同胞。文人出身的他不会下达摧毁文物命令。而且他还护送难民进入安全区。1993年退役以后他就开始经商。2004年迫于压力被捕入狱,西方迫切需要捏造一个罪名让他承担屠杀责任)

那么少将当年是否真的下令炸毁那座古桥和屠杀民众呢?事后经过调查,没有发现少将下达摧毁古桥的书面命令。接受炮击命令的士兵并不明确命令来自普拉利亚克少将。发布命令的人物另有其人,随后欧美媒体又开始将这盆污水企图倒在塞族身上,但事实不成立:因为当时塞族军队已经撤退远离该地区。普拉利亚克的身份比较特殊,他之前是南斯拉夫的文化界人士不是心狠手辣的军阀。作为一个导演和文化圈人士,他清楚古桥的地位不会对桥下狠手。混杂在军队中西方雇佣兵倒有可能是真凶,这些阴险的歹徒一直在当地挑衅闹事(因为他们的幕后主子付钱给他们就是为了干这事)。少将是一个民族独立支持人物,而不是一个极端民族激进分子。所以将军在1993年年底和当地的克族民族激进武装组织军阀意见不和主动退役。

至于屠杀平民更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当年护送当地民众进入安全区就是他下的命令,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去下自我互相矛盾的军事命令?

所以海牙法庭在调查了事实以后,认为炸毁古桥和屠杀民众这些罪名都缺乏证据不成立。西方人最终被迫取消了这些不实指控。

(普拉利亚克服毒自尽震惊了克罗地亚政府领导人,整个政府内阁紧急开会研究对策。他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西方人。民众自发缅怀普拉利亚克,他在家乡受到民众拥戴)

(这座400多年的古桥风光依旧,然而人心涣散。桥的两边仍然是克族和穆族分离。游客们来来往往全然不知它的历史故事。一位工程师作证:桥当时可能是穆族方向有人埋下地雷然后遥控引爆。)

普拉利亚克的遗体经过火化以后最终回到了他的故乡巴尔干半岛。在那里,克族民众们缅怀拥戴这位精神人物,他就此长眠在南斯拉夫地区。莫斯塔尔古桥依旧矗立在原地,现在那里人来人往。欧美西方游客大量涌入观赏这里古桥,因为这里有好山好水好风景。来来往往的人们谁也没有想起当年战火硝烟,和为它付出生命的人物。桥下,静静的内雷特瓦河犹如那历史长河一般继续向前流动。参考资料《莫斯塔尔古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